澳门新浦京8455com

雄安新区的建立具有划时代意义

分类:国控论坛

发布时间:2017-06-12

浏览: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士  李国平)

金融界: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也被称之为千年大计,您如何理解“千年大计”这个用词的高度,这传递出中央背后怎样的考虑?

李国平:“千年大计”其实是在强调雄安新区在新的历史时点所扮演的角色。雄安新区的高度是比肩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深圳特区是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国家设立的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门户城市,是中国从闭关锁国走向世界的重要起点,其成立本身是有划时代意义的。 

其一,在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如何寻求经济的创新驱动发展,希翼雄安新区能够在这方面闯出一条新路子。

其二,中国在快速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过程中,出现了在部分人口经济高度密集的地区的大城市病,特别是人口和经济功能过度集中的北京,大城市病问题已经非常突出。中央希翼通过建设雄安新区这样的模式来探索一条化解此类大城市病的新路。即通过在更大的区域来优化配置(爱基,净值,资讯)人口和经济活动以及城市的各种功能,形成多中心、网络化的发展模式。从这一点看,雄安新区是有全国意义的。

其三,我国在新时期的三大区域发展战略,即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其中,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以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解决大城市病问题为基本出发点,从雄安新区的核心职能来看,雄安新区是落实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的重大举措。

从这三点讲,称之为“千年大计”并不为过。

金融界:您刚才提到雄安新区将会在探索创新驱动的道路上摸索出一条新路子,那是否可以说,创新可能会成为雄安新区的主题词?

李国平:创新一定是主题词,但这个创新不仅仅局限于科技创新或产业创新,应该是包括体制机制创新等在内的全面创新。对于雄安新区而言,她主要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接地,因此建设雄安新区的重大意义在于,她是和大国首都发展密不可分的。因为,为将首都北京建设的更好,就离不开把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向外疏解。所以,不应就雄安论雄安,而是将其要放在首都发展和京津冀协同的大盘子里来考虑。

国平:雄安需要高校来凝聚人口 

金融界:到底什么是“非首都功能”?具体到哪些企事业单位可能会搬走?未来的北京会变成什么样?

李国平:对于首都的功能定位,绝大多数的大国首都都要承担相对复合型的功能。

第一,一般性制造业以及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但这部分疏解肯定不会是由雄安来承接。

第二,区域性物流和批发产业。这个产业是要服务特大城市的,目前雄安的现状并不适合。

第三,部分教育、医疗和培训等机构。医疗是与人口直接相关的,基础教育也一样,但是高等教育往往是最容易向中心城区以外疏解的。其实现在北京市属大学已经有部分即将从中心城区迁移到郊区。既然大家现在要设立这样一个国家意义的新区,而且要有科技创新功能,一定需要布局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所以也肯定会有部分大学整体或部分学院(研究院)被疏解过去,当然也包括在那边建立分校。总体上而言这是可行的,而且有利于快速集聚人口和服务功能。

第四,部分行政性、事业性及企业总部。这部分的疏解已经很明确了。

金融界:大家一直在讲疏解,雄安到底能够承载北京多少分流过去的人口呢?深圳和浦东的建设给了大家哪些经验和教训?

李国平:尽管雄安比肩深圳和浦东,但是并不一定要参照他们的发展规模规划来设计。深圳和浦东的建设是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形成的,但是现在,城市人口的增速和增量都不会那么快,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GDP增速也仅能保持在6%左右,不仅没有必要市场似乎也不会支撑再造一个“特大城市”?。所以,雄安新区的建设不一定要走深圳和浦东的老路,人口规模保持在百万级别比较合适,千万不能再造出一个超大城市出来。

金融界:这就不得不提房地产行业了,为了堤防炒房客,现在雄安“冷冻”了房地产交易市场。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未来的雄安是否会走出一条新的房地产发展之路?

李国平:原来中国在快速增长过程中,出现了“造城运动”,也出现了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暴涨,现在房子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民生问题,甚至已经成为影响稳定的政治问题。现在雄安的炒房客涌入的场面还是说明人们还是老思路,希翼能够从房价上涨中获得收益。

但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国家已经对“房子”定了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所以,雄安新区的建设和发展一定会考虑到落实这一定调。

也许会探索新加坡模式,这是一种选择,也可能再探索更多的模式。特别是随着更多事业性机构迁过去以后,一定是要保证其居者有其屋,而这个并不一定对房屋要有所有权,可以采用公租、廉租、自建房等。整体看,雄安的房地产一定会寻求一种新的模式。这是使新区能有吸引力的重要方面,如果把居住成本拉高,对新区未来发展将会有很多负面影响。

多年以来,房地产绑架了大家的生活,雄安应该有条件进行这种制度和模式的创新。

金融界:提到这个,雄安是否会被当做一块改革的试验田呢?把一些当下推行不下去的改革在雄安铺开,来建立一个示范的意义?

李国平:雄安一定会在方方面面都做成改革的试验田,否则它的意义就会受到影响。

金融界:经济层面的问题是,从当下的市场流动性考虑,是否需要松一松银根来支援雄安新区即将出现的大规模基建?

李国平:在中国这样大的经济体里面,新区的体量还是比较小的,社会资本稍微“抬手”,就能够实现。这就是大国的优势。 

金融界:未来京津冀会呈现出怎样的状态?

李国平:未来就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北京是核心,但不能忽略的是,在京津冀整个21万平方公里的面积里,有18万多是河北。这个世界级城市群不仅要发展好两个超大城市北京和天津,还有更加重视河北各个城市的发展,特别是一些区域中心城市,比如石家庄、保定、唐山、邯郸等,当然也包括现在的雄安新区。

就雄安新区而言,其规模不一定要太大,不一定要超过石家庄等区域中心城市,人口规模能在200-300万就可以了。城市竞争力已经不仅仅在于规模的大小,更在于城市在城市网络中的地位。雄安新区要有相对重要的核心功能,要对京津冀、对全国甚至对世界产生影响的功能,起到枢纽作用,因此培育这些特色化和专业化功能更加重要。

所以,未来京津冀会会成为联系紧密的,多中心网络化的成熟的大都市圈。

金融界:现在还有担心就是对白洋淀的污染问题,突然来了这么多人,环境承载力是否需要考虑?

李国平:所以我一直在强调,雄安新区的人口不能过多,功能也不能过多。任何一个地方的发展都应该以可持续发展和资源环境的承载力为前提。

不过现在所谓的承载力概念并不是很科学,尽管大家都在说,但承载力其实是跟技术进步相关的,比如说,这个地方能承载多少人,跟你如何开发、技术水平有很大关系。 

金融界: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雄安?

李国平:首先,从空间尺度看,它作为承接地,一定不能离北京太远,雄安现在距离大概是120公里,这个范围按照现在高铁的速度是在一小时经济圈内的。现在普遍认为,只要处于一小时经济圈,是可以实现区域联动的。

其次,并不是越近越好,但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张,连到一起怎么办?一定要避免“大饼”和“小饼”摊到一起,又形成新的问题。太近反而不能起到分散的作用。

雄安现在的开发程度不高,建设成本相对比较低。

对白洋淀的适度开发可以起到保护环境的作用,对于恢复白洋淀之前的生态环境有帮助。而且滨水的地理位置,无论是在景观还是在城市风貌上,都还是不错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